东方project爱好者,普通的同人文写手

【中篇连载】铁礁 -ACT II- 壶中的天地

发布了长文章:【中篇连载】铁礁 -ACT II- 壶中的天地

点击查看

转过来稍微花了些时间。前一阵太忙了,又花了些工夫检查民感词,差点就以为这篇无法在lof投稿了。

但愿能尽快把第四章之前全部转过来,以后就可以在这里更新了。

后勤宛转绕重建,六二六四皆似霰。资材核心不觉飞,库里白票看不见🙈

【中篇连载】铁礁 -ACT I- 逢魔之刻、邪秽在身

发布了长文章:【中篇连载】铁礁 -ACT I- 逢魔之刻、邪秽在身

点击查看

【中篇连载】铁礁 -序-

狭长的黑色礁石,孤零零的伸入大海,也伸入暗夜的空中。惊涛骇浪无休无尽,一次又一次怒吼着扑向坚硬的石壁,粉身碎骨的同时将浪花高高扬起在天上,仿佛一只只从地狱的深渊探来的绝望的手掌。

浪尖有少些掠上礁石的顶,轻拂过她的脚;她迎风直立着,猎猎的海风将她身上纯黑色的绸袍裹得更紧。殷红如血,如同人偶般精美、却毫无生气的一双眼瞳,只是定定地望着夜空的中央。

“嫦娥……”

从齿间恨恨吐出的两个音,瞬间便被风所吞没。即便是满月之夜,那个永远高高在上、藐视着下界住民的世界,施舍给地上的光明仍然少得可怜。

狂风呼啸着,海面的碎月被切碎成更细碎的光片,伴随着波澜的翻覆一回回地卷入黑暗的阴影中。她任由那风缭乱自己的长发,任由...

【中篇】稀神探女的忧郁(下)


(画师:ryosios)

上:http://lilayar.lofter.com/post/1ee9fedd_103b7f28

中:http://lilayar.lofter.com/post/1ee9fedd_1040dc6d


ACT VI  罪人

BGM: イザナギオブジェクト(伊奘诺物质)

“探女,你究竟……心里谋划着什么呢。”

“我是指……你原本来自地上,却执意独自一人踏上前往月面的漫长苦旅。然后在几百年里你仍然孑然一身,作为始终不被月面人接受的外来者而默默无名地活着,尽管我授予你智慧、指引你方向,但同时也给你施加了常人无法接受的压抑。你把所有的失落和委屈压...

【中篇】稀神探女的忧郁(中)

上篇:http://lilayar.lofter.com/post/1ee9fedd_103b7f28


ACT IV 命运之轮 

BGM: 逆転するホイールオブフォーチュン


先来讲一件我上任月都高层不久的事情吧。
那时,八意大人已经追随着罪人辉夜姬遁入地上,并以她的行动与月之都彻底划清了界限。而我也刚刚搬入都城不久,这里起居的一切都还不那么熟悉。
“这里以后就是您的府邸了,探女大人。”
绵月依姬殿下第一次带我去现在的住所时,这样对我说道。她这样郑重其事地称呼我多少让我有种无所适从,那时的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经历仍然会心有余悸,时不时盯一眼她腰间佩戴的太刀。
“您...

【中篇】稀神探女的忧郁(上)

一旦从自己口中声明的事情,必定无法完成。
即使能够逆转局面,却无法确认对自己有利。
这便是她的能力带来的后果。连自己都无法驾驭的“逆转命运的能力”,它到底是足以左右世界运转的轮盘,还是一个莫大的累赘呢。自从对能力有所察觉的那一天起,她就被这个问题深深的困惑着。
人们都认为在这个世上,“知识”总为解决“困惑”而来。然而实际上经常是,掌握了越多的知识却愈发的困惑。连能力也是如此么——如此强大的能力,却似乎让她离“不能”越来越近。她的有生之年,似乎注定要活在无尽的烦恼之下。
在彻底解开困惑之前,她选择缄口不言。


(稍后补上p号  画师:相生青唯)
====================...

【东方project/梦月组】梦我梦中(完结)

Rhein_探吹晚期_少女作死中:


*cp:哆来咪·苏伊特/稀神探女,斜线不代表攻受


*包含较多二设ooc,语死早,谨慎阅读



部分设定借鉴hisona老师的左を魅よ 



*这是一篇前后跨度长达 半年的文



我tm终于填完啦!!!



*啊 探女小姐姐太可爱啦,梦月真好



前文: (上) (中) (下)


BGM:Breaking the Silence...

【古都】雪绒草

薄雪火绒草,花白如雪,而植株干燥易燃,故称。

花语有二,一喻勇敢,一喻忧伤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.

滚滚浓烟从损毁的防御工事上升起。到处都散乱着丢弃的兵甲和旗幡,沥沥血迹从圆木围栏上淌下。一位素衣长发的豆蔻少女蹒跚着从遍地尸体中穿行过去,举目四顾,被泪水与烟灰涂抹得几乎认不出来的脸上写满了绝望。

“兄长?兄长!!”她一路高呼着,却没有一位活人应答。

就在几十步外,在攻破的阵地与灰树林的交界处,另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从墙后露出半边身子,小心翼翼地张望着...

肝和手游,就像是幼驯染和天降的故事呢…

1 / 2

© lilayar | Powered by LOFTER